超推薦!『超合法建築図鑑』

前阵子读了教授推荐的《超合法建筑图鉴》。这本书实在太有意思,从图书馆借回来一口气就读完了。要还书时忽然发现这本十年前的奇书居然国内还没有引进,觉得怪可惜,于是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哈。

この間藤村先生ご推薦『超合法建築図鑑』を拝見しました。この本はすごく面白くて、読み始めたら、夢中になって一気に読み切ってきました。図書館へ返そうとした時に気付いたもの、十年前出版されたといっても、まだ中国へ輸出されてない状態です。もったいないって、皆さんにシェアしていきたいと思うようになりました。

我想分享的并不是书中介绍的那些与建筑相关的法律知识(对于建筑系学生来说这些知识固然重要),而是作者对建筑的观察和思考方法。这些建筑既是法律的产物,同时也作为法律的载体,记录了不同时代的社会问题、思考方式,以及对于过去的反思与修正过程。大概因为对于建筑动辄推倒重来的修正方式已经司空见惯,这本书给了我巨大的冲击。希望这种冲击也能跟大家分享。

ここでシェアしたいのは、建築に関する法規の知識ではなく(もちろん建築科の学生にとってそれも大事であるけど)、建築に対する観察と思考方法なのです。これらの建築たちは、法規の産物である一方、法規の運び手でもあると言えるでしょう。法律だけじゃなくて、それぞれの時代の考え方も考え直した軌跡も、建築に残されてることが分かります。中国にいて、できた建物をすぐ壊しちゃうという直し方にもう慣れてて、この本を読むとき、すごく刺激を受けました。この刺激も皆さんにシェアしていきたいと思います。

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涉及版权问题,所以这里只翻译彰国社官方放出的PDF里的内容,或可窥一斑。

著作権に関係あるかどうか分からないので、彰国社のHPにある立ち読みPDFの内容だけで中国語訳してみました。これで全体を覗くことができるんじゃないかと思っています。

前言

  以“解・码”为题持续至今的研究活动,终于结集成册了。“解・码”是2002年我为了参加乃木坂“间”画廊的《今后的建筑》展,从开展几个月前开始的研究。当时我刚离开工作了两年的荷兰回到日本,还没有任何可以称之为作品的实绩,反而只能靠自己刚回国看什么都新鲜的视角,姑且先在东京到处走走看看再说。因为展品就是那些实地调研的成果,所以形成了这样一种奇妙景象:在众多建筑大师披露的最新作品旁边,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在展示别人设计的建筑。但至少对于我自己来说,那个瞬间是我回到东京后第一次切实感受到自己“开始做设计了”。
  实际的展出内容是因为过于严格遵守法规,反而显得格格不入的建筑系列。这些建筑既不违法也没有钻法律的漏洞,而是“合法中的合法”,因此我将它们命名为“超合法建筑”。我四处寻访,找到这样的建筑就拍照记录下来,画上有助于理解相关法规的辅助线,一件一件装进展柜,最终组成展览。也就是说,《超合法建筑图鉴》的体裁,在参展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成型了。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信心,就觉得当然应该作为书籍出版,然而不知不觉转眼已过了四年。

  虽说最直接的契机是《今后的建筑》展,但我之所以开始观察法律法规与城市景观的关系,还有别的原因。2002年的我,与很多刚从国外回来的人一样,常常受外国友人所托,为他们做东京的导游。他们有的说东京太混乱了不好看,有的说不不、东京的美正是出于这种混乱。说实话当时我已经开始对这些讨论感到厌倦,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这样一种超准的直觉:无论美或不美,在下结论之前,应该先详细了解现状、深入研究东京特色形成的原因。当然这些研究我们不能指望来观光的外国人去做。面对总是迅速下结论的他们,我起码得具备能说出“且听我解释…”这种程度的知识才行。但是,东京的样子是由什么决定的,一两句话说不清楚。而且我在忙碌的日常工作中已渐渐习惯了东京的节奏,刚回国时那种强烈的违和感也在一天天减弱。从刚回到日本时是个饭馆就好吃的状态,渐渐变成其实下馆子也就那么回事吧,到后来觉得果然还是应该少在外面吃啊,直到我再也不想去外面吃饭了的时候,展览的出展邀请成了新的转折点。又一次振作起来压马路的契机,是我在抜弁天(厳嶋神社)门前的下坡路发现的“狮身人面像大楼(No.07)”。“狮身人面像大楼”是遵循法规,形状切削得极为复杂的一栋楼。我至今还记得刚注意到它的斜面时那种冲击感。读者们也许会问:真的只是因为这个斜面就开始研究建筑和法规的关系了吗?其实我到那天为止也曾无数次路过却对它熟视无睹。不过我再坦白一件事应该原因就更清楚了:当时我正在复习准备参加一级建筑师考试。要取得日本的一级建筑师资格,首先要本科或硕士毕业并有实际工作经验,然后必须通过设计、“法规”、施工、构造四门学科考试和实际技法考试。在国外生活搁置了考试的我,回国后终于开始正经学习。建筑师考试内容以适用于全国范围的建筑基准法为基础,“狮身人面像大楼”的造型适用的是新宿区的“高度地区”,不属于建筑师考试的出题范围。因此看到它的瞬间,我强烈地想了解它是受哪条法规的影响。坦白说,这个研究开始的契机是,参展、做东京导游,再加上建筑师考试。反正是要学习,那至少在学习中找点乐子吧——我也不否认自己有这样的小聪明。总之,展览成功,考试合格,成了一箭双雕的好事。

  2003年我开始在东京理科大学小嶋一浩研究室指导毕业生论文,题目定为《解・码/通过法规来解析都市与建筑》。当初为了赶着参展张罗的、只有少数人参加现场调研的“解・码”研究,在这个阶段一气呵成丰满了起来。研究从现场调研继续深入,比如仅从建筑立面坡度这个层面出发,对遵循法规得到的造型进行整理。于是,在街上发现 1:1.25 的坡度时,通过反复观察就可以明白应该参照哪条法律条款。同理也就可以从建筑的面宽、层数等等20个不同层面出发,反向追溯相关的法律条款。论文指导持续了两年,第二年为了验证能否提炼出具体设计法规的方法,我们试着用建筑学的方法进行了分类。虽说生活在都市的人对都市构造的解读都多少会有兴趣,另一方面,对于实际运用这些法规的设计者来说,这个研究或许也能作为一种练习,成为重新构筑城市景观的方法,而事实上这也是我们研究的动力之一。回首我在研究生时代名为“羽田机场高层化计划”的架空项目,梦想着利用航空法的规定来探索东京进一步实现高密度化的可能性。为什么说将羽田机场高层化就可以实现东京的高密度化,其奥秘在“中间城市(No.75)”一章也可见一斑。在东京的市中心,根据航空法,建筑高度限制范围是以羽田机场的飞机跑道为中心,呈碗状向四周发散,因而导致品川一带的建筑高度不能超过140米。所以说阻碍东京高层化进程的,其实是机场。改善方法有三个。第一是迁移机场。虽然把机场迁移到郊区就可以实现市中心的高层化,但是会导致市民出行不便。第二是修订法律。但是因为航空法与飞机的构造密切相关,修订法律之前,必须得先开发出能以高角度起飞/着陆的机型才行。第三就是机场的高层化。建筑的高度限制是以飞机跑道为起点计算,因此如果抬高跑道,就可以抬高整个碗状的建筑高度限制范围。像针灸治疗一样,仅仅重建一栋建筑,就可以提高整个东京潜在的容积率,我一直在探索这种切中要害的解决方法。从某种意义上,这也可以叫做“超合法建筑”吧。我现在仍期待,“超合法建筑”并不只是作为解读城市的工具,而能够更积极地运用于建筑设计和城市设计中。
  要为今后的展望定个方向的话,我想多少提一下四年的“解・码”生活的收获。随着研究对象的数量增多,就出现了同一类型的建筑选哪个不选哪个的问题,在选择的过程中随之产生了对建筑所处区域的倾向,以及建筑与地形或道路的关系相关的倾向。比如“长筒靴小路(No.77)”,指的是在规划道路区域,不久后会变成道路部分的建筑受到限制,沿路三层以下作为临时建筑,而背后高楼林立的状态。虽然本书中选用的例子是位于青山的骨董路,但是实际上此外位于原宿附近的明治路、小猫街等等繁闹的街道里也不乏“长筒靴小路”的形式。是因为繁闹所以要扩路,还是因为确定要扩路所以底层部分变得繁闹,孰先孰后实在说不清了。单纯用警察区分善恶的标准已经无法判断的价值正在萌芽。本来是为了保证全国至少最低标准保持一致的法律法规,却意外催生出了地域性的差异,实在有趣。
  说到地域性的差异,其实国外也有好多我们没怎么听说过的法律。机缘巧合,有很多外国人对我们这个研究非常感兴趣,也不乏有人主动介绍自己国家的奇奇怪怪的法律。比如,加拿大的温哥华市有一条叫做“视锥”的法律条例规定,为确保朝向周围群山的视野,从市里的特定位置开始发散呈圆锥型的高度限制。这条法律规定得相当含糊,即使到了现场也很难解读,与其说是对城市景观的直接贡献,倒不如说是为城市建设制造的障碍。但事实是温哥华市作为世上屈指可数的观光城市,一直维持着美丽的城市景观。这也可以说是很有趣的案例。
  再回过头来说,乍看貌似普遍适用的法律制度,却生出如此丰富的建筑和场所,并进一步形成区域的个性,这个事实从某种意义上说简直令人振奋。请允许我大胆设想:“法律”可以看作是“人工的自然”,对于建筑而言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环境”了。

  这些研究活动、计划、展望归结在一起统称“解・码”。本书的主要内容是“解・码”中收集的案例部分,沿用了代指案例的“超合法建筑”这个名字;又因为配上了附有解释法规辅助线的插图,因此叫做“图鉴”。登场的“超合法建筑”有77个,但并不只是介绍这77个建筑本身,而是分别指代一种建筑类型。以动物打比方或许比较容易理解——兔子类也好长颈鹿类也好,再不济也是日本水獭类这种量级的“类型”。而“图鉴”这个名字是艺术指导水野学先生的提议,一语中的点明了本书想要展示“类型”的本质,我觉得非常恰当。也正因此,虽然卷尾姑且收录了地图,但是探寻这77个建筑的东京散步路线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当然了,以什么方式阅读本书是大家的自由。但我期待的是,读完本书之后,对自己现在居住的家和街道的印象产生的巨大变化。然后要不要试着亲自去探寻一下,比本书介绍的例子更为极端的超合法建筑?我第一次带着法规意识去观察城市的时候,那种跌破眼镜的惊讶感觉,如果能与大家一起分享,那就是我莫大的喜悦了。

未完待续
つづ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