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remember the things we used to say?

  

 

卡百利来五棵松办了精选原声伴奏万人合唱会,

本来跟着吼得挺high的,Dying in the sun前奏一起还是忍不住湿了。。

虽然Dolores没弹钢琴,嗓音也略嫌干涩,

听到How did i let things get to me的时候,

就像电影里主角临死一样的,眼前一幕一幕翻着从前,万箭穿心。

 

直到某学弟问我有没有找到新工作(谢谢妳在我家里蹲时期提供的工作机会TTvTT),

才反应过来已经四五个月没更新过了,呃,也就是已经工作四五个月了的意思。。

 

我很好,还是每天哭一哭,不过已经很少在工作的地方哭了。。好像只有一回。

有天和我关系不错的秘书妹妹来看我建模,拍拍我的椅背笑着说:

“真好,咱俩一样大,妳都会盖楼了!”

。。于是偷偷跑去厕所洗了把脸。

 

[……]

Read more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

下周上班。

这几天都在忙着跟前同事各种聚会。

 

昨晚和豚豚一起去看瑞瑞丽丽,经过西直门地下通道

——太久没走了我都忘记那里有人驻歌卖艺的!

于是突然的,一首「突然的自我」,认真的少年,生涩的吉它,

排山倒海直灌进胸口: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

如果仅有此生,又何用待从头。

我怕绷不住赶紧落荒而逃,豚豚问我妳怎么了,

我说,刚才地下通道里有人在,唱歌,呃,嗯。

 

想起昨天中午富二代笑着说:我们都没变啊。

其时泪点诡异的我已经在噙着了,妳们都没有看出来TTvTT

瑞瑞丽丽喂喂豚豚婷婷露露,我们都没变,我们都很好。

所以没有伤心,这些只是微笑的泪水。

……

[……]

Read more

猪突猛进

 

已经在家啃老两个多月,再蹲一个月都可以去拍oppo手机广告了。。

目前积极找新工作ing,新的一年,学姊大人也要猪突猛进!

……

[……]

Read more

饿只能在夜里偷偷滴嗖情一哈

上周听同事讲她一个陕西同学普通话不太标准,
中秋节的时候人家说嫦娥奔月,她说嫦娥嘣月。。
想来倒也对仗:后羿射日,嫦娥嘣月嘛!重口味伉俪orz

这周又听了个陕西的小曲,每天都在哼哼,
“饿,能,chua~ 饿,能,chua~”
于是很有爱的陕西仍马飞成为老衲新欢呀撒花~

搜了一圈发现原来是我煋了,她们“是陕西目前最炙手可热的一支乐队”,
张亚东最近的新人合辑里收了她们的歌;
李B去陕西演出的时候还翻过她们的《长安县》,
听听台下的合唱气势也就不怀疑“有陕西人的地方,就有马飞的歌”了。

……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