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remember the things we used to say?

  

 

卡百利来五棵松办了精选原声伴奏万人合唱会,

本来跟着吼得挺high的,Dying in the sun前奏一起还是忍不住湿了。。

虽然Dolores没弹钢琴,嗓音也略嫌干涩,

听到How did i let things get to me的时候,

就像电影里主角临死一样的,眼前一幕一幕翻着从前,万箭穿心。

 

直到某学弟问我有没有找到新工作(谢谢妳在我家里蹲时期提供的工作机会TTvTT),

才反应过来已经四五个月没更新过了,呃,也就是已经工作四五个月了的意思。。

 

我很好,还是每天哭一哭,不过已经很少在工作的地方哭了。。好像只有一回。

有天和我关系不错的秘书妹妹来看我建模,拍拍我的椅背笑着说:

“真好,咱俩一样大,妳都会盖楼了!”

。。于是偷偷跑去厕所洗了把脸。

 

[……]

Read more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

下周上班。

这几天都在忙着跟前同事各种聚会。

 

昨晚和豚豚一起去看瑞瑞丽丽,经过西直门地下通道

——太久没走了我都忘记那里有人驻歌卖艺的!

于是突然的,一首「突然的自我」,认真的少年,生涩的吉它,

排山倒海直灌进胸口: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

如果仅有此生,又何用待从头。

我怕绷不住赶紧落荒而逃,豚豚问我妳怎么了,

我说,刚才地下通道里有人在,唱歌,呃,嗯。

 

想起昨天中午富二代笑着说:我们都没变啊。

其时泪点诡异的我已经在噙着了,妳们都没有看出来TTvTT

瑞瑞丽丽喂喂豚豚婷婷露露,我们都没变,我们都很好。

所以没有伤心,这些只是微笑的泪水。

……

[……]

Read more

是银子总要花光的

悠长的夏天也会过去。已然立秋了。

人道是伤春悲秋不长进,
我却像仍困在青春期里走不出来。
敏感,虚荣,脆弱,胡思乱想并且无理取闹。

这周看了俩动画片,都在影院从头哭到尾。。囧

看麦兜必哭这是老夫高中以来的传统,
逢麦兜与麦太单独相处我眼泪就飚不停,
母子情深也好,俩人一起犯傻也好,
亲情牌便是直击老夫死穴啊><
这部响当当看完落下一后遗症,就是
一蹲下就要唱麦太那句“我蹲下起来就头晕就头晕”XD

Up的哭点就更多一些,那种感觉很像看魔女宅急便的时候,
悲伤要哭,开心也要哭,不知所措的时候哭,梦想实现的时候还要哭。
气球腾空的一刹那,一边淌泪一边感慨到底是pixar啊。。
对喔,不译成气球总动员都不像是pixar出品了=v=b

……

[……]

Read more

只是唱了一首抒情歌曲给妳

看她上周在王牌的表现还真是对这回没抱太大期望,
不过今晚状态好了很多,惊喜不断。
箱琴+手风琴版的万芳少了九十年代编曲的陈腐味道,
感觉更纯净也更亲近,但还是哀艳得压抑。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希望妳们可以更放松一点,
但是好像气氛被我搞紧张掉了。。

点歌环节二楼有观众喊“李泰祥的《走在雨中》”,
万芳说这一听就知道是看过民歌三十年的,不如我来唱歌妳来转圈吧XD
于是很随和地唱了“主打歌”杨宗纬的《新不了情》。
说实在的,女人到这个年纪本身就已经够美了,
这么多年后又听到她凄楚哀婉的暮暮与朝朝,
谁还有心思再去计较那一把嗓子亮不亮,能不能飙高音呢。

……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