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砖要做什么。砖说,要做拱。

My Architect:A Son’s Journey,康的私生子拍的一部关于康的纪录片。
看得出这个儿子并不甘心只是拍一部关于建筑师康生平作品的纪录片,就像别人做过的那样;
这部片子被她加入了太多东西,爱情,金钱,种族,宗教,政治。。
终于超出自己控制能力范围,变成了一个四不像——除了儿子送给父亲的礼物她什么也不是。

很多的篇幅都在为她的母亲及康的其她女人出声,
大段的抒情戏常常给我错觉这是台湾八卦综艺节目做的狗仔特辑=______=
关于那些男女的事情我不愿想太多,印象最深的一个细节是
康给学生上课时说到不同材料有各自适合的形式,比如
我问砖要做什么。砖说,要做拱。
我说我们可以考虑别的形式不拉不拉不拉妳觉得怎样?砖说,不如。。做拱吧。
看,这就是砖的宿命。

早上和寒老师谈了一小时,她说要打起精神来,
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真的很重要。
我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块烧残的毛砖,
看着来来往往不屑记得自己存在的人们说,
不如,我来做拱吧。

“我问砖要做什么。砖说,要做拱。”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