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乎My Little Airport与Bruegel Pieter的诗意

这两天反复在听My Little Airport第四张大碟,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当年听她们第一张完全是冲着《王菲关于妳的眉》,其她歌都没咋听过,
以至于后来听悲伤的采购时有种齁到的感觉——
谁料得到这一对用大南瓜和红豆沙赞美心中偶像的淡味小粉丝
内心根本是达明那俩老变态一样的咸涩愤青啊妈的。。
。。爱死我啦TvT

基本上,嗯,请允许我用阿p的调调说一句基本上,
她们的歌就像尼德兰农民Bruegel Pieter的画,
有现实无奈悲伤的隐喻,也有生活细枝末节的关爱。

  大图

尤其这回的新歌《阿波马草结婚了》,
看似轻佻平淡的碎碎念,
却像极Bruegel Pieter那幅农民舞蹈图
描出一众亲友栩栩灵动;
俏皮之下的暗涌,是爱吧。

  大图

阿波马草結婚了 – My Little Airport

阿波终于跟马草  进了教堂结婚
马草都相信阿波  会照顾佢一生
那一整天多美好  个个到来庆祝
竞饮比赛最开心  玩到大家唔想训 
恭喜阿波找到心上人 佢又会肯跟妳结婚
恭喜马草搵到个好男人 佢为人搞笑但认真
婚宴结束再去饮  饮到男女唔识分
卒之阿雪饮醉酒  未入廁所已经呕

 

ps 八卦一哈,在豆瓣看到封面讨论贴,怎么都木有人说像潘迪华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