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艾克的救贖/The Aldo van Eyck Redemption

乘坐大巴离开阿姆斯特丹前往苏黎世,回想刚刚结束的荷兰五日游,印象最深的居然是计划外的一间教堂。

临时决定去,是因为出发前一天跟导师开完会,随口问了句荷兰有啥推荐参观的建筑。导师问妳去哪个城市?我答鹿特丹、阿姆斯特丹。导师说,鹿特丹去阿姆斯特丹的火车路上经过凡艾克设计的那个范阿尔斯教堂呀,我上回没进得去,正好妳去替我瞧瞧吧。就这么一挥手给我指到了海牙,的郊区。

我原计划周一从鹿特丹前往阿姆斯特丹,不巧赶上复活节第二天,教堂官网写着假期不开门。周日半夜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写了邮件,表明自己是来荷兰建筑之旅的学生,被导师强烈推荐来参观,虽然联系晚了,求求您放我进去。

周一早上,教堂工作人员马库斯回信,我下午两点到教堂,为你开放一小时,你看够吗?我靠太够了好吗!脑海里回响起导师那句:还是“外国留学生”身份好使啊~

教堂外观

到了门口正犹豫怎么敲门,马库斯已经快步出来邀我进去。竟然真的只有我们俩人,里里外外转了一圈,马库斯一一介绍完各个空间功能,各处家具摆设,然后说,你现在肯定特想拍照吧,我去周围溜达,你在这儿随便拍~

凡艾克把房子比作微型城市(A city is not a city unless it is also a huge house. A house is a house only if it is also a tiny city.),在这个混凝土方盒子里也践行了代表城市的街道空间,用微妙变化强调人的尺度与身体感知。与传统教堂的神圣空间不同,在这里“人”与“神”的距离被拉近了。

通往神圣的仪式空间(街道)

水平屋顶+连续踏步,化解为身体尺度

帘子后面就是休息餐厅(世俗空间)

神圣空间与世俗空间仅一帘之隔

在神圣空间与世俗空间来回穿梭,我看着等到无聊的马库斯不好意思地说,这里的光线实在太美了,而且每时每刻都在变幻~马库斯笑说对啊要是我们不关门,你能一直坐这儿看到太阳落山~

圆形天窗投下时时变幻的光影

我跟他聊起前几天在鹿特丹遇到一位传教士,对我说信基督得永生,死了还能复活。可即使我现在开始信基督,已经离开的亲人也回不来了不是么。马库斯说,我们讲的并不是物理上的死而复活,而是因为相信,所以在死后我们的精神会在另一个世界重逢。

看我一脸疑惑,他继续说,当然对你来说这种想法一定很难理解,我只能告诉你即使信基督,人死后也不会回到这个世界。面对亲人离去,我们不可能不难过,但不能一直背负着这些走下去,得时不时卸下来缓一缓。你看那束光,当你看着它,仿佛一切烦恼都消失了。我抢答:没错,这个空间并不高敞明亮,反倒没有传统教堂空间那种压抑的感觉,内心很平静。“而这一刻的平静,”他说,“正是我们来这儿的理由。”

我说抱歉问了奇怪的问题耽误你这么久,马库斯说其实很开心可以跟你聊这些,平时来参观的人都是只对建筑感兴趣,拍完照就走了。我说来这么多建筑爱好者,教堂也很困扰吧。他说不不我们很欢迎建筑爱好者,这年头除了圣诞节,已经没什么人来教堂了。

我俩于是沉默了一会儿。树影透过圆形天窗沉进来,微微颤动着。

One thought on “凡艾克的救贖/The Aldo van Eyck Redempti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