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颦不效娼

举案齐眉
老子:妳来和我一起住bia~每天陪我吃饭~
皇兄:嗯,我做给妳吃。
老子:好感人,举案齐眉多么恩爱~
皇兄:我举案齐眉。。妳就够不着了。
老子:。。T T


皇兄:话说上回在天津那几天,咱俩都吃掉一张明哥演出票了。
老子:唔。。好吧,妳吃的副券,我吃的票根。

涩会妹有温暖
孙毅:一天没吃饭。还不想去吃。
老子:咋了?
孙毅:社会没有地位,家庭没有温暖,
老子:扯,接着扯。。妳应该说“涩会妹有地位,家庭妹有温暖”。。 
孙毅:。。。

忧国忧民于半仙
老子:突然想起一事儿。。性病属于西医吧?不归妳们中医管的吧。。?- -b
三水:谁说的?泱泱中华五千年,鸦片战争前就没有性病吗?妳太小看中国淫民了!
老子:于半仙说的是onz 您都说了有,那绝对有!!
三水:不过之前的几千年,性病都只在妓女和嫖客中传播,哪像现在。。唉,世风日下阿~

好习惯
老子:色戒大陆版阉过了呵- -#
帆帆:先看个阉割版再回来下完整的= = 我就是看不习惯女主角的脸。。
老子:伦家不挑剔,一概推倒=w=
帆帆:。。这个习惯赞

bonus·东北话好欢乐
男:我不稀的活了,妳把窗户框子打开,漾我跳下去。
女:妳他妈的千万别摔不屎,我还得费尽扒力把妳背上来再摔一遍。

三千年后 十二金钗

对陈辉阳最初的印象是来自她在《milk》的专栏,署名陈辉阳@好好笑。
都记不清写了些什么,只觉得她就应该“好好笑”就对了- -b
便是木有料到丫做得这么牛的音乐哇onz

十二金钗

陈辉阳 《十二金钗众生花》

据说是今年3月2日在香港举行的现场创作音乐会。
十二女,各述心事低徊久,细腻婉转,深得我心呵T T

其中曹方、颗粒@卡奇社这俩内地歌手算无功无过吧,
我觉得主要是选歌不合适,不对她俩的路数。
相形之下香港的几位显得游刃有余,
年轻一点的像冯颖琪、林二汶@at17差强人意,
关淑怡+李香琴两位老人(呃。。也不是很老啦- -b)表现尤其惊艳。
remix版的《三千年后》大爱呵嗷嗷嗷嗷嗷嗷~

“再见。”
李的念白不疾不徐,
“不要怪我第一句就同妳讲再见,
因为我真是专程来同妳道别的。”
一下子想起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我的一生始终都是属于妳的,
而对我的一生妳却从来毫无所知。”
电音的民乐一出,眼前开始幻出场景,
一个女人,和她的爱人,
恁好景佳辰,怎忍虚设。
然后关适时开唱,
“趁熄灭前,还可一见;
蜡成了灰,沾污了我的脸。”
轻吞慢吐,黯自神伤,
“纵生万年,泪海被填;
浪漫搁浅,旧欢不变。”

 

三千年后 - 李香琴+关淑怡

(李:)
再见
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讲再见
因为我真系专程黎同你道别嘅
你唔讲嘢
净系听我讲嘢
嗰阵时个世界好安静
无而家咁嘈
衬得我特别吱喳特别开心
我记得同你去睇日落
你会系我耳仔边讲嘢
你讲得好细声
其实我一啲都听唔清楚
不过
我好钟意听你甘样同我讲嘢
以后再无人甘样同过我讲嘢
因为你话俾我知你要走
忽然间经过咗好多年
我再无睇过日落

(关:)
趁熄灭前还可一见
蜡成了灰沾污了我的脸
纵生万年泪海被填
浪漫搁浅旧欢不变

(李:)
我记得
你同我去过嘅每一个地方
个啲地方通通留喺我心里面
我唔会讲我老喇
我只系会讲
我喺度太耐
时间耐咗
难免知道人
总会慢慢咁将过去淡忘
又会睇住啲嘢
无声无息咁样消失
我点解要走?
我先两日唔知谂紧乜嘢
无端端走咗去睇日落
个日落就同我记得
陪住你睇既嗰个一样
不过
就算我点样装出若无其事
我都无办法唔承认
我失去嘅嘢实在太多

(关:)
趁熄灭前还可一见
蜡成了灰沾污了我的脸
纵生万年泪海被填
浪漫搁浅旧欢不变

(李:)
我要走喇
如果你记得返我系边个
我知道
你一定会好唔舍得我
仲会好挂住我
再见

“可是又不知道是不是快乐。。”

勇士与稻穗

“勇士与稻穗” 陈建年+巴奈 unplugged  2000.09.28

刚发现这么个文物,貌似最近出了引进版。
宣传文案真tnd有才:
“海洋之子VS悲情女王,感受现场强烈的音乐反差产生的惊奇效应!”

不过,说巴奈是悲情女王,倒也无可厚非。
就不谈她写的词,单只说嗓音唱法,已轻轻松松把人撩哭。
从前听她的《失去你》《怎么会这样》,连不敢一个人在湖边走,生怕下一秒就跳进去。
平淡的歌词,暗涌着撕心裂肺。

这次有收她的live版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原来她也是一话痨- -b)

“每一次唱这首歌的时候我其实一点也不觉得快乐。虽然我一直唱你快乐我快乐,可是,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爱情是因为要建筑在另外一个人,就是说,你快乐了以后我才可以快乐,我觉得,,很好吗?(笑)我觉得那不是快乐呵,我觉得,,可能也是啦我不知道。。所以我就只好把这个歌唱成那种怪怪的样子,明明在唱快乐可是又,又不知道是不是快乐。。

 

别管我多优雅地等待

我的shuffle挂了。
拷歌不能,读取不能,重置不能 。试了试apple官网给的修复方法,没用。
又觉得这样也好:始终还是抱着CD有安全感。——换来换去,我又回去了- -b

shuffle+garfield

听紫荫说,正宗的莜面是要有土豆泥拌着吃的,香得很。
这样的美味,我单是想一想它憨呼呼的样子就已经很满足了。。=v=
这样说来,“吃遍世界美食”的梦想,果然还是停留在梦想的阶段比较美呵。

就像拍照,我不是高清控。
不是不能,是不愿。
多年高度近视确实会增强一个人“想要看清楚”的欲望,
但是看清的时候怎样呢?不过如此罢。
我越来越这么觉得。
玉体横陈是幻想的终极场景,但回味总是停留在犹抱琵琶之时更美。

所以,平安夜留给自己,抱着明哥的CD做个美梦就好了吧。

 

顺贴皇兄短信四条(T T是我对妳不起):

明哥演唱会票价确定,最高1580,这样看来内场最便宜也要1080了。。
让我咬妳一口帮助妳恢复清醒~门票加来回机票加吃住,四千,好,去找吧~
顿时清醒多了吧~要省钱啊!我得看着妳点~第一步,少打电话;第二步,去食堂吃饭。。
妳要变得更强大~正式启动“我爱明哥之忍辱负重篇”大作战~

明哥

皇兄:“她和彭羚合唱的《漩涡》大心~远远好过和周迅合唱的《流浪者之歌》呵~~~”
老子:“唔,周迅唱得太垃圾,不过,,对彭羚也木有爱的说。。”
皇兄:“我发现妳对她和别的女人合唱的歌都有强烈滴抵触情绪。。”
老子:“这么说的话。。倒也是的。。好吧。。可怕的嫉妒心= =#”
皇兄:“妳自己录一个呗,就可以和她合唱鸟~~”
老子:“不要!感觉像奸尸onz”
皇兄:“……”
老子:“怎么突然冒出这么诡异的比喻。。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