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は友を呼ぶ

日本有句成语叫「類は友を呼ぶ」,
大意相当于咱们常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说「夢」は友を呼ぶ,
是因为我相信“梦想”会让人们走到一起
——即使是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的梦想。

去年元旦假期跑去东京多摩美术大学八王子校区
膜拜偶像设计的图书馆,
竟偶遇本尊在场做建筑系大三学生竞赛的评审。

日语除了腰细就只会说「すみません」(不好意思)的我
结结巴巴用英语对偶像表白:
我也想来多摩美读书!
偶像眯眯眼笑着说好啊快来~

于是回来辞了工作,
踏踏实实从头开始学日语,
整理作品集,联系教授,准备研究方向。
转眼一年。
感谢亲朋好友们这一年来
对我的盲目信任与无私关照。TTvTT
托大家的福,今年正月多摩美研究生合格。
四月初学姊要在樱花烂漫中重返校园啦。

但我知道,这个小梦想的实现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真正的梦想还在远方等着我去追寻——
「瑛太と結婚したい。」(我想和瑛太结婚)
捂脸跑走。

京都麻达内

十一月借 APEC 的光,我多了六天假期,一时兴起,想去看看传说中京都的红叶。

哈日哈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如愿成行,想看的想玩的层见叠出应接不暇,所以出了关西机场我就背起行囊一路暴走:来到大阪就顺路膜拜一下兵库县立美术馆;淡路岛上的梦舞台水御堂也是建筑系学生们烂熟于心的经典圣地;邻县冈山的大原美术馆作为日本第一间私人西画馆也自然不容错过;既然到了冈山县,岛根县的足立美术馆又岂能失之交臂。

Kans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girl in the train from Kans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关西机场

Hyogo Prefectural Museum of Art

Hyogo Prefectural Museum of Art
兵库县立美术馆

Awaji Yume Butai

Awaji Yume Butai
淡路梦舞台

Water Temple

Water Temple
本福寺水御堂

Iwaya Port

Akashi Kaikyo Bridge
岩屋港轮渡

Ohara Museum of Art

Ohara Museum of Art
大原美术馆

Adachi Museum

Adachi Museum
足立美术馆

就这样一路西行,道远日暮,再向东折回京都,已是第四天凌晨。
倚仗前三天暴走经验,对京都行程计划自信满满安然入睡的我,一觉醒来,腰废了。
我平躺着坐不起来,侧身缓慢平移滚下床,发现自己只能直立,上身稍有前倾就疼得喊出声来,简直跟《最完美的离婚》里滨崎光生逞能打棒球受伤的症状完全一样,看来我也该像光生一样找个“马杀鸡”(按摩)按两下了。

eita
( ↑ 哥当时就这样 =_=)

所幸酒店前台两个热情的妹子英语还不错,我们愉快交流了我和光生的伤势。她们告诉我在日本正经推拿的地方叫“正骨院”,不同于普通的马杀鸡,是由持医师证书的正骨师经营,虽然名字吓人但确实对我的症。她们帮我上网查到了最近的正骨院,打印出从酒店步行抵达的路线图,并在空白处用日语描述了我的病情(以防正骨师不懂英语),最后还写上她们酒店的电话,告诉我万一沟通出现障碍可以拜托正骨师拨这个号码,她们帮我翻译。

谢过妹子,蹒跚来到正骨院。正骨师的英语果然恢复日本人平均水平,跟我说话前都要现查手机翻译,而且口音也很重。比如他说我老低头看手机是“巴刀趴在熊”,我跟着复述了四五遍才明白他说的是“bad position”(不好的姿势)。
被他掰来掰去点这点那再加上日式英语听力测验折腾了一上午,终于能勉强走路了。
临走我问正骨师可不可以给他拍张照留念,谁知他更激动掏出手机跟我自拍合影,估计我也是他治疗的第一个中国病人吧。

DSC05038+

从正骨院出来已近晌午,我忍痛删掉了当天所有其它计划,乘车直奔岚山,提前预约好的西芳寺

西芳寺是日本著名禅僧、造园大师梦窗疏石的代表作,因其满园上百种各色青苔故又名苔寺。苔寺是我印象里京都最拽的寺。有多拽呢?访客须提前一周以上由日本国内地址寄出往返明信片预约,并严格按住持寄回的明信片上所注时间前往,奉上参拜费3000日元,再用小楷抄一遍《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方可参观庭院。
刚好在预约时间赶到,与各国游客一起跪在主殿开始抄经。虽说写汉字是优势,但毕竟人生第一回抄佛经,以示虔诚我抄得比白人同学还慢。过了半小时,住持进来说实在完不成的就弃笔直接进去参观吧,一时殿内空了大半。又过了一小时,倒数第二个同学终于交了卷,住持对正在盘腿研墨的我说这位施主,再过一小时我们就关门了。一刻钟后,我终于落了款,匆忙来到庭院。
谁知一进院门大失所望:西芳寺庭院竟然这么小!枉我忍着腰痛抄了近两个时辰的经,结果十分钟就能逛完了。且这时节青苔并不繁盛,甚至有些秃;林木步道也嫌杂乱,悻然漫步,红叶也无心细赏了。

Saihoji Temple Saihoji Temple

眼看就要转回院门,心里还在暗悔。忽然回头看到院西墙内,红黄层叠中,满树斜阳倾泻一地苔影。那一刻我竟怔住,忘了我的腰,甚至忘了全宇宙;仿佛化为院内一棵树,也被光穿透了。虽转瞬即逝,那种震撼却教我难忘。回国后读到,西芳寺本名“西方寺”,梦窗大师改取“西芳”二字,典自禅宗始祖达摩语“祖师西来,五叶联芳。”一定是我三生有幸,混在五叶联芳中,被西来的佛光普照了。

Saihoji Temple

作别西芳寺,开始在岚山漫无目的一路闲逛,不同于前几天的全程暴走,这样平缓的节奏或许更适合京都。

Togetsukyo Bridge

Togetsukyo Bridge

一直很想坐一回号称上百年历史的岚电,等我走到最近的岚电岚山站时天色已晚,600根友禅(京都特色印染布料,多用于和服)装饰的光柱已经点亮,站台的柱子也装点了红叶应季,一片华美。

Arashiyama Station

Arashiyama Station

坐到一个叫鹿王院的小站,对面站台一对老人正在等车,老奶奶喃喃细语,老爷爷一言不发,眼神却没有离开过她。车站的灯光洒在她们脸上和地上,平淡祥和。

Rokuouin Station

如果岚山站绚丽的友禅光林是京都迎客的「表」,这里的场景应该就是京都日常的「裏」了。京都的「表」和「裏」,我都喜欢。

隔天晚上在大阪的酒吧喝酒,开朗的酒保小哥也是京都人,我俩用英语混合日语、写汉字加双手比划,聊得不亦乐乎。我给他解释为什么北京开 APEC 我就放了假,他瞪大眼睛像在听天书;他问我觉得京都怎么样,我说“大好き”(超喜欢),他兴奋地跟我干杯:“是吧是吧,京都的红叶最棒了!” 他还说京都一年四季都很美,让我答应他明年春天一定会再去,看京都的樱花。

小哥对中文很感兴趣,我教了他一句“后会有期”,用英语解释这是未来某天我们还会再见的意思。他想了想说日语里也有类似的话,朋友告别时说的,叫“麻达内”(またね)。临走时小哥送我出门不住挥手,他说后会有期,我说麻达内。

京都,谢谢,麻达内。

地震最低 離婚最高

写下看似无关的两件事,是因为最近看的这部神作——最高の離婚

片中「地震」不仅是主角夫妇结婚的契机,
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二人离婚的导火索(盆栽大丈夫?XDDD
而男主滨崎光生有句台词给我印象深刻:
結婚だって離婚だって、どちらも目的は幸せになるためにすることじゃないですか
(结婚也好,离婚也好,都是为了得到幸福而已啊。)

坂元裕二不愧神编剧,每一话都谐趣可爱细腻动人,整体构思又精巧别致。
已经看第四遍(最终回甚至看了七八遍)的我仍精准地在每一泪点处抽纸巾,
相比亚以子奶奶令人「茅塞顿开」的金句们(当然这也是一大看点),
结夏爸爸对光生说「内裤洗完之后寄给妳」的一幕对我更是一击绝杀啊 TT_TT

最终话里见证滨崎夫妇辗转纠结最终实现神逆转的站台
是否东爱里那个站台的延续不得而知;

我倒觉得每天听这几人来来回回叨逼叨的目黑川更像一条无尽的站台,
喜欢樱花也好,讨厌樱花也好,都在这个站台上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ps. 可惜剧里一直没有呈现目黑川樱花的壮景,目黑川是东京赏樱胜地之一,
从卫星视角看黑目川基本看不到河水,都被八百棵樱花树遮住了 orz
地图里描成粉红色的那条是目黑川,红圈眼镜所示位置即滨崎家,
而左上角的甜甜圈状屋面就是今年三月刚刚开放的目黑天空庭院( ↓ 点击放大)

对樱花感兴趣的童鞋还可以看看蜷川实花这本取材于目黑川的小册子 Plant A Tree ,
将花期短暂的樱花拍出了四季的感觉。

整部剧的原声也超赞,结夏给光生写信时的 BGM ,
现在只要一听到前奏就秒泪啊有木有!
还有剪辑百变的片尾曲和以及富士宫家族 ktv 系列 XDDD

说到家族 ktv,之前结夏还在跟前男友取笑前夫不认识前田敦子,
K 起歌来小两口还不是妳唱泽田研二,我唱千秋直美~

再举个细节的例子,热爱赛马的滨崎家连随手拿来写字的废纸都是赛马挂历:

而滨崎光生出镜着用的外套更是清一色传说中由盖马毯演变来的 Lavenham jackets ,

(仅在最终话出场的滨崎父亲穿的也是 Lavenham jackets = =! )
难怪要对结夏去联谊的 junon boys 嗤之以鼻,
光生的自我定位是像 David Beckham 这样的「英国绅士」吧www

特为请了年假回家陪爹娘又从头温习此剧,因为我觉得她们也会感到很亲切,
曾经连续一周炸花生炸到糊锅底的娘亲,在我和我爹的无情嘲笑下愤而离家出走,
这,明明就是其中某一话的情节吧!
临走在机场,看着又 funky 又 monkey 的爹娘在安检口外哭哭笑笑久久挥手告别,我想,
是吧,这就是在某年某月某一天,一起喝了茶的一家人啊。TTvTT

嘛,看到这儿还在问“那么地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童鞋,请自觉点这里

 

夏要清凉,冬要暖和。

夏至那天收到老卢的邮件:

“夏至来了,妳住的地儿热吗?
记得妳说的,我们都要好好的;
也就是说夏要清凉,冬要暖和。”

我给自己找了各种借口一直没有回复妳,其实
老卢啊,我现在住的地方不算太热,
而且我总能找到办法让自己清凉下来,
也就是说,让自己活得好。

于是今年的消暑推介:

1. genbei

今年新发现的人字拖牌子,自用加送人已经买了五双,因为真的很好穿。
来自日本神奈川县海边葉山小镇的 genbei
其实就是普通的人字拖,“普通”到上脚完全没有存在感,
灵便舒适得教我几乎要忘记自己穿的是双夹脚拖鞋。

品牌掌门中岛君也是个很有爱的家伙,
她的随笔可以帮助理解 genbei 品牌的成功,
“专注”与“持之以恒”,造就了不平凡的“普通”。

2. 白熊咖啡厅

最近在追的新番,胖达卖萌企鹅卖二棕熊卖腐白熊卖冷的神作啊哈哈哈,全五星推荐!

呃不要看截图就误认为是没有深度的低龄剧喔,
企鹅桑追企鹅小姐的情结还是有笑有泪的啊好吧我果然泪点又降了么 TTvTT
目前基本是每周末加班饭时间品尝+吐槽,白熊桑的笑话比单位冷气强(=_=

3. Absolut Scream!

买了个蛋疼的 Scream 冰格,就是这货:

用 Absolut Vodka 冻了酒冰块,于似乎诞生了 Absolut Scream ;
喝水吃瓜扔两块,沁人脾胃啊有没有,以恶。。

4. 卫星视角富士山

最近换了这个桌面,Google Earth 上截来的富士山,瞪一眼降三度。
暗暗决定日本游之前不再换桌面了。。若果明年才成行的话岂不是要瞪着雪山过冬了 Orz
即使被酷酷的屌丝(木有错这是个人名)说像菊花也不会换掉的哼哼,
妳那是 gay 者见 gay 啊快出柜吧妳=_,=

5. 一滴入魂

说的不是伊鹤茂家那个文艺清酒,是我私人的豆瓣 DJ 电台,

申请 DJ 资格填表时套了老罗的句式:
通过简简单单地听歌让人相信简简单单地听歌是可能的;
通过播放好听的 Jpop 让人相信好听的 Jpop 是存在的。

其实就是希望可以给平时很少听 Jpop 的童鞋推荐一些
触动人心的,一击必杀的,一滴入魂的日本音乐。

那就由一首清凉静心的女声开始今天的节目吧,
青葉市子的《ポシェットのおうた》多佐。

以上,祝妳清凉。

焉知那笑靥藏泪印

上周末和lulu在今日美术馆看到一件碉堡了的艺术品:
徐冰的装置作品背后的故事 story behind (5)

从正面看就是一灯箱,里面是一幅朴拙的董其昌山水摹仿作。
我和lulu还笑说这笔法也没多讲究啊;

但是绕到灯箱后面,当时就闪瞎我的亚克力狗眼——

原来那篇意蕴丰盈的山水长卷竟是这坨枯枝残絮废纸败瓦贴在灯箱内而呈现的!

旁边的作品简介里说啊,
“这件作品允许观众观看山水画背后的故事,
稻草、枝叶等日常生活的材料构成的真实世界,造成一种人心理上的落差。
作品无疑在艺术和生活上传递出这样的启示:
不要轻易相信亲眼看到的,有时它也会欺骗你。”

就好像最近的航康之变,先前只在明哥那儿管窥过,
觉得港督嘛要是太港督就换呗,民主嘛总是进步的。
只是看到后来渐渐有点不知点算好,不知边个系真相,
“民主”又不是东北大瓜子现炒现卖请问小二自high个什么劲呢。
亲手投下白票的12万港民,她们亲眼看到的是真相么?

。。绕远了,其实我是想说这周末,
老夫终于按捺不住对照教程调戏了小肯家的网上订餐系统www

妳们对于大龄单身周末苦逼加班女青年的唯一乐趣应该发乎同情止乎礼,
尤其是看到老夫娇羞翘首四十分钟盼来的真相之后。。Orzzz

我的日!系!小!帅!哥!!!好啦现在妳们开心啦=_,=
(BGM:丝丝点点计算偏偏相差太远真真假假悉悲欢恩怨原是诈~)

 

忘了我还有大好岁月

我还记得两年前她说“下回来北京,唉,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今天再见愚公移山,本来以为我到这把年纪已经可以平静听完全场;
可是《俄罗斯轮盘》前奏一起,眼泪就像可乐投入了宝路糖汩汩横流,
才发觉自君一别,山高水长,人事已非。

“以为真心拥有过,常常都只是搞错,
赌上真实的自我,自己造孽自己受。
“贱事我很多,这点苦不算什么;
落单没什么,好过找错人寄托。”

For the way I Live,我又再度依恋上昨天,You’ll See 都是顺理成章三百人大合唱,
。。也是顺理成章哭得稀里哗啦。

老歌听不够,新歌发表推介也是今次重头戏。
在家听新砖的时候就很喜欢那首周末午后的腐女,呃,妇女时间
惠婷说她的本意是想说,遇到困难时站的高度不同,看到的角度就不同:
比方说妳是一个乡村妇女,妳站得比较矮一点点,看到的困难就高一点点;
但是如果妳是妮可基曼,妳站在她的高度看呢,困难就没啥了啊就很挫了。。
“当然啦我也没有想要变成妮可基曼啦。。” (冷面笑匠啊妳!

安可时还特别介绍了《我们》,说这首歌词达到了自己创作的一个新境界,
可以站得更高一点去看待问题。(比妮可基曼又更高了吗 XDDD
专辑取名《告密的心》也是因为这张的歌词更渴望反映自己真实的内心。
“我们坏,轻易就伤害;
反正总得有人必须牺牲,而我不要。
我们叫,希望有人听到;
复诵总有一天都会变好,却等不到。
“还有多少甜美曾经必须坠落,
我们还有没有权利编织梦,
还要多长时间恒切忍耐等候,
我们能不能终在爱里自由。”

“反正人生就是很辛苦嘛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她撒娇耍赖的样子好可爱,
“祝福大家都可以,在真实的爱里得到自由。”

安可了两首大家仍是余兴未尽,她们很有诚意地表示应该不久还会重返帝都,
就冲今晚门口~~~~形的大人气长龙咱下回是不是也该去星光现场了啊=w=
(回MAO也好啊愚公移山这个烂地方!

放一首今天让我哭最凶的歌吧,很喜欢这句词:忘了我还有大好岁月。
其实之前用这句做了很久的签名,但一直是少年赋新诗,
反而是现在越想越觉得对,贱事算什么,爹还有大好岁月呢。

忘记丢掉  –  Tizzy Bac

忘了离开时门锁了沒
忘了洗衣机里的T-shirt
忘了当你面说声再见
忘了你和你热闹花边

忘了这是第几次后悔
忘了当初爱上的是谁
忘了我本來有的底线
忘了对自己有多抱歉

你 也只是做自己 不需为谁
我 也只是卡到陰 現在 OK

忘了怎么开始去喜欢
忘了一个人怎么习惯
忘了別恐慌顺其自然
和自己相处比较实在

忘了要好好过每一天
忘了我还有大好岁月
忘了比起你我更耀眼
好险现在我继续发现

你 也只是做自己 不需为谁
我 也只是卡到陰 現在OK

Hey 別说出來
这 就太不帅
让 一切淡然
反正 总沒人在

你 也只是做自己 不需為誰
我 也只是卡到陰 現在 OK
你 也只是 一不小心过分了点
我 也回到忘记丟掉 忘记丟掉也无所谓

 

结尾散场签售时纠结了半天没好意思合影,请叫我小怂货。。
(谢谢主动提出帮我拍合照的那位热情工作人员我辜负了妳!>.<

我腆着脸让惠婷帮我在歌词本扉页上签了 “secret love to blbsunny”,
她还追加了一句“thank you so much”,害我回家傻笑了一路。

生老病死,还有爱。

恢复单身生活就很怕过生日,于老师说这就是所谓的“怕生”吧,咳咳。

龙年龙抬头的贺卡,今次落款写的是“学姊大人还有爱”,

因为我已经没有自信说自己“很有爱”了T_T

 

刚才正在家里日行一哭,纯良君来电说明天要做手术了,

“真的不用来看我,从手术台上下来应该还是活的~” =_,=

好吧,好吧,

这一年听说了谁谁谁谁聚散离合,经历了谁谁谁谁生老病死,(连东京事变都解散了

在这样大喜大悲的气氛里,只是失了个恋妳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啊混蛋=益=

 

虽然我一直觉得九把刀是个中二的傻逼,但是丫在北大演讲的答读者问

着实让我的膝盖中了一箭。

“回看我的第一个梦想,我想要成为一个漫画家。我失败了。但是我没有遗憾。为什么会没有遗憾呢?因为我做过了,我尝试过了。我再也不亏欠这个梦想任何的东西。我不亏欠它。我人生不会再有【装模作样地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可以透过人生的某些选择,我就成为一个不同凡响的人物】的遗憾。没有,我试过了。”

是啊,只要还有梦就去追吧,不要再亏欠自己任何一个梦想。

2012,世界末日,至少还有梦想,

还有爱。

 

关于最近生老病死的另一种版本的解释,我只能说,

龟真堂,快给妳的脑子洗洗澡吧 (・´ェ`・)

在这个事件中,我不关心取胆汁过程是否真的自然无痛熊是否第二天就能上班了(喂

真正激怒我们的是死者被盗号以谋不义之财,以及事发后傻逼公关不断刷新的下限。。

今天食堂有句话特别燃:

“我们食堂的每一个卢瑟都是一个像素,

现在却在这件事里,组成了1080p的高清铁拳……”

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战到底,才不会给人生留下遗憾!

 

一场秋雨一场

推荐几款消暑凉品。

1. Rainy Mood

Rainy Mood是一个很有爱的网站,

无限循环播放雨声,画面则是窗外的雨滴和浮云。。

今天开着这个页面做背景音,听蔡琴的海上花,别有风味。

异曲同工的还有个New York sky,比无限循环更高级的是,

这里实时显示纽约天空的颜色,每五分钟更新一次,虽然看了也未必会爽到就是了=_=

 

2. 李姐的混蛋超能力世界

很有爱的学弟——呕心尝胆的超冷巨作《冷笑话小刘的冷笑话地狱》(误

其实我是想说原来晋江除了战色和粉红小内还有这么正经的版块存在啊。。(捂脸

咳咳,那啥,民那,热了的话,就来看看吧~

 

3. 水立方神马的

如果妳仍然觉得不够冷,如果妳喜欢0.8米深的水池里45度角仰望明媚的忧伤,请参照教程,流程图GJ =_,=

 

4. 心  静  自  然  凉

最后,屡试不爽的(自用)静心剂,其实就两样:

工资条,工作日程表。

Do you remember the things we used to say?

 

卡百利来五棵松办了精选原声伴奏万人合唱会,

本来跟着吼得挺high的,Dying in the sun前奏一起还是忍不住湿了。。

虽然Dolores没弹钢琴,嗓音也略嫌干涩,

听到How did i let things get to me的时候,

就像电影里主角临死一样的,眼前一幕一幕翻着从前,万箭穿心。

 

直到某学弟问我有没有找到新工作(谢谢妳在我家里蹲时期提供的工作机会TTvTT),

才反应过来已经四五个月没更新过了,呃,也就是已经工作四五个月了的意思。。

 

我很好,还是每天哭一哭,不过已经很少在工作的地方哭了。。好像只有一回。

有天和我关系不错的秘书妹妹来看我建模,拍拍我的椅背笑着说:

“真好,咱俩一样大,妳都会盖楼了!”

。。于是偷偷跑去厕所洗了把脸。

帝都下雪了,多美的蛋糕呀

感谢笨笨写着「学姐大人萌翻全球」的普罗旺斯蛋糕,虽然我们都无法否认她的的确确有股微妙的大料味Orz

阅读顺序从右至左: 

今天帝都下了厚厚的雪,小跳桑说这是”多美的蛋糕噢“,哈 >w<

 

感谢不求同月同日死无奈同月同日生的于老师埋伏到零点零一分发来的贺电:

学姐大人生日快乐 想到每当你要就和我同岁了  我就不失时机地也长一岁

这种巨龙巨龙你差一年永永远远地差一年的处境 让我有一种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感觉 

 

最后是腆着脸抢来的贺图,代表全家感谢zing姐八辈祖宗=///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