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倫@饭否

饭否终于开放了用户数据导出,看来是彻底放弃了啊。

时隔八月,小号的注册邮箱密码都记不清爽了,
试了好几回好容易登入之后还感慨来着:
【黃國倫】这个马甲老夫最大的败笔就是邮箱用了@live.cn而不是.com,
即使一般用户看不到我的登录邮箱,饭否内部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个内地蛋疼人士的恶作剧了T_T

整理出来也就一页,立此存照bia,【黃國倫】@饭否

话说当时之所以能唬住这么多followers,还是靠老衲狗屎运啊【呷】
随口溜舌头的话后来竟然都成真了还。。Orz

【2009-05-03 21:53  如果戴口罩去上通告的話會不會很拉風?】


大师+小梁@王牌大贱谍;2009-05-07

【2009-06-26 00:45  今天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
不以評審的身份傷害到任何一位快樂的女聲。
因為,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


大师@快女;2009-06-26,2009-07-03

以及后来腾讯的有爱记者发的这篇教我哭笑不得的新闻稿。。【扶额】

腾讯新闻一出,几个知情的大师忠诚粉丝来呼哧呼哧质问过我,
大意嘛都差不多,就是为啥要干这缺德倒霉事。
其实我的初衷很单纯也很蛋疼:
看到陈珊妮(的助理?)在饭否开号无差别回加好友之后,
忽然觉得如果有天饭否上“陈珊妮把黄国伦加为好友了
那该多欢乐啊!(蛋疼得还真单纯啊妳= =#)
可是我去注完帐号改完模板,陈珊妮老师的关注者已经四位数了吧,
差距太大瞧着也寒碜么不是,干脆就先攒人气,
好歹也够了小一千关注再向陈珊妮扔橄榄啊枝才说得过去嘛,
天可怜见老夫这儿刚奔八百呢饭否就奔北坡了。。=___=

以上,纪念我在饭否的马甲,谢谢关注。

ps.
饭否官方从未承认【黃國倫】的真实身份或作为名人推荐。
【黃國倫】没有回复过任何私信。

调研路上突突跑的小车呀妳是一张沙发床

今天跟着老头儿去昌平的基地调研,主要工作就是收集现状皂片。
下午阳光明媚,修师傅把车停在一片绿地旁,对我说,妳快拍拍那群小鸟,多好。
忽然就觉得其实霜降也没有多冷,真好。

  原图

  原图

话说上回出去调研的时候给老头儿服得不行,回来逢人就说我在40分钟的路上都能呼呼睡一觉。。
最近入了这件枕头领小外套,于是今天觉皇学姊如虎添翼哇哼哼哈嘿,回公司路上又一二三,呼噜呼噜呼呼噜~

==================== 20091023 更新哈啦的分割线 =======================

10:14 老头儿: 妳忘了在妳那个网站上说一下,妳被一个急刹车差点弄到车地板上,那个直溜的平滑啊,十分的赞叹
10:15 我: = =  老头儿妳太不正经了@_@
10:16 老头儿: 我就是听见xxx一个惊呼,猛回头,看见,妳直挺挺的滑落的最后一刻啊
10:17 我: 直挺挺的。。T_T 妳们这些木有爱的人!【指】
10:18 老头儿: 可是妳当时一点都没有弯,就像动画片里那个猫被老鼠使坏按到墙上以后,慢慢的滑落的那种感觉啊  飘的很

掩面泪奔。。刀v刀

Humbert Humbertの一葉

Humbert Humbert,最近大爱的二人团。
这几天在反复听她俩这张单曲夜明け,嗷嗷治愈。

第一发就是同名曲。【夜明け】在日语里是黎明的意思。
清淡的配器,舒缓的女声,柔声述说着“不管前方有什么,
都要和妳一起度过”。平静却笃定。
女主唱的嗓音很怪,并不似タイナカサチ酿甜美,
我听后却出奇地安心,好微妙。

然后是更加恬淡的【最後の一葉】,
“尽管非常快乐,今天却要再见了。
“就算还会再见面,也已像鸟儿一样自由。”
风吹落最后一片残留的叶子,
即使再过多少年,我也不会忘记今天。

轴曲【あこがれ】忽然掉头,
转了儿歌样的轻快调调+无厘头的碎碎念,萌得呼哧呼哧的。
至此疗程结束,请换上春装欣快赶路bia。

 

最後の一葉  –  Humbert Humbert

せっかく好きになったのに 今日でもうさようなら
君のこと少しずつかわってきたばかりなのに

とても楽しかったのに 今日でもうさようなら
明日からは僕たら別々に生きていくんだ

また会うときがあるならば もう誰にも邪魔はさせない
また会うときが来るならば 鳥のように自由でいたい

たとえ歳をとっても 今日のこと忘れない
風が吹いて最後に残った葉を吹き飛ばした

また会うときがあるならば もう誰にも邪魔はさせない
また会うときが来るならば 鳥のように自由でいたい

たとえ歳をとっても 今日のこと忘れない
風が吹いて最後に残った葉を吹き飛ばした

最後の葉を吹き飛ばした

译文 by acidlow
尽管我喜欢着你,今天却要再见了
而我还是有点不了解你

尽管非常快乐,今天却要再见了
明天起,我们就要开始各自的生活

就算还会再见面,也不会给谁添麻烦
就算还会再见面,也已像鸟儿一样自由

即使过去多年,我也不会将今天忘记
风吹落最后一片残留的叶子

就算还会再见面,也不会给谁添麻烦
就算还会再见面,也已像鸟儿一样自由

即使过去多年,我也不会将今天忘记
风吹落最后一片残留的叶子

吹落最后的一片叶子

 

专辑我转了mp3,附cover+booklet扫图一并搁这儿啦。

扑地感谢很有爱的学妹红药水同学录入歌词+提供译文 刀3刀

学妹  22:11:31
还有啥要弄的不

老夫  22:12:15
木有啦,乃忙bia,乃太有爱啦=3=

学妹  22:12:28
我学姐是很有爱嘛

。。当时老夫就佳奈子附体闹Orz

Sunnyside always

昨天一早(好吧,中午= =b)醒来收到lm发来的贺图。
说是她公寓附近的路牌,一面大大的Sunnyside。
Always Sunnyside,真是好兆头。=v=

果真有big supplies。晚上在学一喝完小米汤回来,收到了一只机器泽!附赠超元气生日歌一首XDDD
难得的是这家伙竟然把胸前的“根性”换成了“诞生日”,太有爱啦。。机器泽君,请带我走bia~ TvT

  【正常态】

  【钻头装】

【坐起上点油】

  【兄弟情深噗。。】

  【大不敬。。身下の题印】

以及,轩轩和小朱合赠的洗浴套装,小桶软软的真好戳呼呼呼呼=v=b

=-=++——=-#··········=++····  扭曲滴哈啦分割线 ·· +++——#############

老夫: 今天收到一个机器泽君>w< 嗷嗷有爱
学弟: 是圆的机器泽,还是方块的机器泽
老夫: 还有俩版本?
学弟: 机器泽不是一直在变形吗?
老夫: 啥
学弟: 你说的“机器泽”是哪个?
老夫: 库洛马迪
学弟: 天兵高校?对啊!
老夫: 对呀
学弟: 这个机器泽一直变形啊
老夫: 我看的动画版 没变过
学弟: 漫画才是王道
老夫: 妳有?伸手
学弟: 看的在线=_____=
      我哪像大小姐似的,看台版
      穷人就是要能省则省
老夫: 囧囧囧
      我本以为这几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结果下午通知说明天见导师,周一去调研
学弟: 去where?宇宙?
老夫: 多伦
学弟: ?多伦is where
老夫: https://baike.baidu.com/view/300670.htm
学弟: 我还看不懂 在哪个省
老夫: 内蒙啊
学弟: 内蒙好 林彪就死那了
老夫: 妳大爷
学弟: 姑姑,郭伯伯,郭伯母,我们一起去取对方大将之首级

=-=++——=-#······=++····  扭曲滴哈啦结束分割线 ·· +++——###########

刚才去见导师,给我们交代了一下调研任务。
最后反复强调的重点实在是囧到我了。。
“妳俩酒量咋样?
不是海量可千万别跟她们喝啊,内蒙人劝酒太猛了。。”
然后痛心疾首回忆自己当年毕设结束时在养马岛
被热情滴烟台人民放躺的经历XDDD
。。各么我就来一壶奶茶好啦~ @v@

大口嚼,大口嚼。。。

【煋】当中餐用西餐的方式命名【←更多请戳】

蜜糖配白醋焗野猪背脊嫩肉 – 糖醋里脊
特调微辣酸甜汁焗猪柳伴长葱  – 鱼香肉丝
四川辣汁煮小牛胃搭顶级小牛血配杂锦时蔬 – 毛血旺
花生油脆炸东亚陈年大豆蛋白奶酪  – 油炸臭豆腐
法式松脆芝麻小烤饼配墨西哥特制油煎香面卷 – 烧饼夹油条
辛辣花椒原生豆酱浓姜红汤土豆米线毛肚香菜小肉球海带白菜鸭舌猪脑生切鱼片
猪肉片羊肉片牛肉片老牛肉片嫩牛肉片牛筋黄喉儿笋子豆皮豆干豆腐杂烩炖 – 重庆火锅
。。。

上面是井上雄彦《零秒出手》给老夫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幕。。最近跟某只聊天此景常浮现眼前咳咳= =

Oct 6th 17:36·
学弟: 我已经偷吃隔壁两个雪米饼了
我: 囧 出来偷雪米饼,总是要还的。。
学弟: 他买的大包装 少1、2个看不出来
我: 艹 什么人性 什么世道
学弟: 吃2个没什么关系嘛~
我: 吃俩又不会饱
学弟: 我都吃了一个礼拜了
我: 囧 每天俩这也十来包了。。
    这哥们神经是马门溪龙遗传的咩。。

Nov 25th 22:39·
学弟: 趁隔壁洗澡,拿了两包零食~
我: 。。。妳是雷李四光妳是唯一的神话

Dec 5th 23:18·
学弟: 又饿了 = = 明天去学校吃肉
我: 去看看隔壁有人没
学弟: 隔壁在自习
      他要跑了,我怎么可能跟你扯淡
我: 。。。。。。。。。。。。。。
学弟: 肯定在翻零食

Dec 15th 17:18·
学弟: 再去隔壁拿一颗巧克力

 

今日哭点:猪排饭原来是猪排做的

《妙手小厨师》截图

小时候看的第一部料理漫画是《妙手小厨师》
这么多年了,第一话里的超厚猪排饭仍是心头大爱。
味皇先生的高度赞赏遮盖了“猪排饭是猪排做的”这个事实,
“表面好香好脆内里好滑好嫩饭粒又香又Q”造成我对“猪排饭”一发不可收拾的向往,
以至于竟然忘记了老衲是不吃猪肉的。。=________=

妳要知道,这在一个小学三年级生幼嫩的心灵中留下了多么深刻的烙印。。

所,以!昨天在双马吃完那份乳酪猪排饭之后,我觉醒了。T T
外表的面包粉确实很脆很香,咬起来咔滋咔滋的,里面流出来乳酪的黏稠度也刚刚好,
但是,我也吃过更脆更香的炸面包和更黏更香的乳酪,所以这些并不能满足我呵。。
当我咬到内里的猪肉时,我看到全世界的花瓣开始凋落。。背景的咔啦咔啦是心碎声。

吃完出来,在五道口路边我抱着笨笨号啕大哭。
“我说,”笨笨一脸黑线,“当初咱俩分手妳也没这么难过吧。。”
“呜,妳要知道,还有什么比现在更难过的嘛。。”
“有嘛?=_____=b”
“嗯,就是,吃完猪排饭之后和乃分手吧。。”[捂脸跑走]

谁要是请学姊吃大快活学姊就。。

哭泣的学姊

手作[哭泣学姊]上真相纪念一哈。
话说这玩意是用来给捏不到我本人脸的亲们过手瘾滴。。=v=b

昨天在知春路看到一家大快活,很兴奋滴跟笨笨说老子一直都很想吃这个。。
“妳小学没看过一本小说叫做花季雨季的么?”
“看过啊,有印象的只有刘夏下流和那个羊群中的骆驼高材生。。”
“哈,整本书我只记得里面一句台词:谁要是请刘夏吃大快活刘夏就原谅她~”
“。。妳还真是,只长了吃的心眼呵。。=_______=”

谁要是请学姊吃大快活学姊就。。就。。嗯,就不哭啦!=v=
啊咧,人涅。。TT   TT 

卧轨的学姊

入耳都是骊歌

71

前天下午考完试去凑毕业生热闹练摊卖盘,结识了牙牙乐队的zakk和71。
后来还见到了传说中的道老乡囧
zakk是黑龙江人,刚搬到青岛住,一特可爱的满嘴东北口音的山东老乡囧囧囧
zakk:妳俩都是烟台人,妳俩是老乡~ 
道士:[打快板] dei~
zakk:我是青岛的,咱仨都是老乡~ 
道士:[敲手鼓] dei~
于是仨人:[手舞足蹈] dei~  嗷嗷嗷太欢乐鸟>w<

她们晚上在北洋园有个告别演出,都随身带了琴。
我问zakk能不能用箱琴弹卡农。她试了一下说弹不好。。我想想也觉得这种问题是很唐突吧。
结果后来她叫上71一起,“71会,我俩给妳弹。”
中间被买盘的人打断一回。然后她们超认真滴说,从头来。
下午的阳光滑过少年琴弦,眼光流转,哗啦啦时间水逝。
弹完之后一张阳光脸问:怎么样?=v=
呃,我,当时实在说不出口。。太她妹赞了嗷嗷嗷嗷TvT
她们身上有一种,毕业生特有的,沾染淡淡离伤的快活。
那样的手那样的口,无论弹什么唱什么,入耳都是骊歌。
她们的笑容是金色镶边的。

后来忽然变天打雷泼雨,大家匆匆收了摊各自回去,原定晚上的告别演出也改日。也好。

 

昨天老苗问我啥时候有空,她要请宿舍妞们吃散伙饭。她们都快领证了呵。呃,我说毕业证。。
我对她说我实在不想去。。老苗佯作生气嫌我不给面子。

我说妳想见我再喝多么。她若有所思了一阵。我趁机溜了。

学姊给乃捏哟~

学姐给乃捏哟~

邓论考完。这两天复习得很崩溃,和学妹一起哈啦得很哈皮囧
学姊学妹这俩人是要有多少恶趣味哟=v=b

萎靡的学姐= =b 

呼。

呼呼呼呼

吐舌头

昨晚在白堤路麦当劳通宵复习。

“咋了?”
“饿。。买汉堡吃=v=”

“咋了?”
“困。。”
“来看段大振声优见面会bia~”
“嗷嗷嗷嗷好有爱TvT”

“又咋了?”
“麦当劳为啥不开电视。。伦家要看球。。T T”
“。。。= =#”

好歹算是挺过来了,好歹在学妹关怀帮助下感觉考得还能成。。擦汗。

四月闲人少

,傻逼多。

终于到了四月最后一天,让这操蛋的一个月过去得更迅雷些吧。
连续一个月天天自我催眠[这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容易么我。。
所以,求妳们,打明儿起,表再傻逼下去了。。

今儿才知道老婆已经加入大龄女愤青队伍,囧囧囧羊羊羊
导致要给她买秋梨膏止咳还不许我去家乐福某大型国际知名超市,
没法子在好收成转到头昏才找到一瓶。。
我说老婆哇,咱能不能不跟她们彪智商下限呵T T

老婆:“要抵制家乐福,去好收成吧。”
我:“挺大一超市卖的都是国货,抵制啥呵。。Orz”
老婆:“好收成卖的也都是国货,去好收成吧。”
我:“这啥逻辑。。= =#”
老婆:“哎呀妳别看家乐福那么多中国员工,每天站那么久都没有提成的!”
我:“好收成员工每天站更久也没提成。。”
老婆:“。。讨厌。”
我:“。。。”
老婆:“去家乐福还要上电梯多麻烦是吧~”
我:“。。好吧就去好收成吧。”

更可气的是那些个起哄架秧子的。
人人乐的落井下三路标语:“支持北京奥运,支持民族企业”,做超市不能这么陈导呵。

还有那个天天哄哄着全民上谁的百事可乐某国际知名饮料,
[冷笑] 请问妳们现在是不特想换掉三色旗logo,恨不能扮成灰常可乐呵XD

pepsi

附送老婆在好收成拍的,老子的萌鸭: 

萌鸭

果然物随其主呵腐腐腐腐=v=
夸了两句,老婆又语出惊人:“我要当摄影师~”
其实我想说,只要不愤青,当啥都依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