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安门到百花深处

上周笨笨兴奋滴发现原来
帝都真的存在【百花深处】这个胡同,而且就在我家门口。

于是今天夜里蛋疼滴从地安门走到撩百花深处,括弧,没喝酒,
初衷是给升哥个老变态致个敬,捎带手老来装嫩文艺一把。
结果呢如妳们所想,地安门内没有犹在痴痴等的老妇人,
百花深处更没有缝着绣花鞋的老情人,甚至连没有花。
只有路灯,栏杆,出租车,钢筋水泥。

起点:地安门

终点:百花深处

新年第一勃就骂人是不太好,不过,

巴巴变我草拟大业草拟大业,我草拟大业。

多伦淖尔

多伦全称多伦淖尔,在蒙语中
多伦[doloo]是七个、淖尔[nayur]是湖泊的意思。
所以当地人说多伦是个湖城,因水建城。

跟着威叔去多伦古城调研了两天,
和我想象中的【内蒙】差好远。
比方说啊,木有住到蒙古包啦,木有吃到烤全羊啦,
以及木有见到草泥马啦混蛋>< (妳够了。。)

简单点说,多伦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县城= =
出租车不打表, 城内五块钱随便跑。
公交车只有两路, 都沿多伦大道走;
一路走县政府大楼西, 另一路走大楼东。
全城唯一的邮局里不卖明信片;
邮政人员一脸悲悯地看着我说:
“这都什么年代了, 您还在用这个啊。”
在古城沿街拍照期间几乎见过了全城居民,
听到她们在身后议论着:
“咱们这老房子要拆了啊。”
“是要翻新重修的吧。”
“有大款把这里买下来要盖楼了呢。” =____=

每天的早餐都是这种【锅茶】,嗷嗷大爱。
就是一只火锅里咕嘟着奶茶炒米奶豆腐奶皮子风干肉,绝对oishi。
不过听当地人说奶茶喝太多不好><
她们说蒙古人多有风湿病罗圈腿,过去都归结为骑马的原因,其实不是的;
一来是因为牧民睡蒙古包,地铺潮气过重,
二来就是常年喝奶茶导致的钙质流失。
唔,结果还是没忍住买了大包的速溶奶茶粉回来,罗圈腿我认了=////=

最后,果然出门散散心很有益身心康健。
在一坨坨地图牛之间穿梭,抬头望着无际的蓝天,
还是觉得活着真好。

I 囍 S H

@上海

南京路

南京路。话说猪和我去外滩时灯还没亮,我俩决定去吃口饭;吃完饭出来外滩灯灭了。。[无力]

城隍庙

城隍庙。看拉洋片的小孩。

城隍庙

城隍庙。老字号的梨膏糖。闺女说“不好吃”,我才把手缩回来。

魔都真是够可爱的一座城,[闹妳妹的运]结束后会更有爱。
田子坊有件体恤说“ I 囍 S H ”;我想留在那里。
真的真的谢谢猪和闺女的悉心照顾,我爱妳们TvT

 

@南京

浦口火车站

浦口火车站

浦口火车站。当年朱自清她爸留下背影的站台。已经停用,成为道具了。

浦口码头

浦口码头。离开的时候我哭了。

从中山码头到浦口车站,小雨一直贴心陪伴,填补妳留下的空白。
不是爱得太快,就是来得太迟。所谓天意就是这个意思。
站台是离别的地方,也是等待的地方;没有车的站台仅剩下离别。。
她说:“慢一点,注意安全。”

 

有个老头子说,西山犹在不须愁。

下午去陶然亭公园溜达了一圈。
亭,船,风筝,姑娘的白球鞋,一辈子看不厌。
最爱是一回头,发现,天上飞着一只巴巴妈妈,笑吟吟。

原来慈悲庵这样小;且因了园中园的门票制,清静得很。
所谓陶然亭也不像亭子,就是西侧的一个门廊,
冲着台下西湖,毋宁说是个风水不错的小过白。
亭壁上有个姓齐的老头子说, 西山犹在不须愁。那年她八十二。

溜达溜达,晒晒太阳,心里也敞亮了许多:躲避不是出路。
春天来了,是该回去了呵。